元夜这群人的考核项目很快就确认了,而元夜也在这群学子的谈论之中,大概知道了一些此次书院的相关信息。

据说,此次参与考试的超过了两千人,而书院只会录取两百名,也就是十比一的淘汰机制。

这些人在谈论这事之时,一个个都忧心忡忡,身前之中,多少有些担忧,其中有些人,进书院考试已经十三四次了。

书院招生有年龄的要求,就是在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小于或者超过,都不招收。

那些十三四次没有进入书院的人,从十五岁算起,也快要没有机会了。

元夜如果是他自己的年纪,怎么算都符合条件,按照他真实的年纪,也没超过二十五岁,而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到现在才十七岁,这些都是记录在路引上的。

书院招收的人不算多,不过也难怪,唐国这么大,想要进书院的人不知有多少,如果书院降低招收学生的标准,估计很快书院就爆满了。

现在的书院,虽然看着很大,但书院内的学生,还真不少。

在元夜等人排队考试考试的路上,就有老生路过,笑着看着他们这群排队的人。

很快,在教习的带领下,元夜一群人来到了一个院子内,而里面的房间空位上,都可以坐一个考生,元夜大体估算了一下,此处的院子内,就足够两百考生进行考试了,想来,还有其他的人要来考试。

果然,在元夜等人做到考试的位置上不久后,又来了两群人,很快就把这些空位给坐满了。

等到人齐之后,元夜发现。

一位容颜清丽、衣着华贵,气质宁和的少女,在一群太监宫女嬷嬷们的拱卫下,走来进来,而那些太监宫女手中,还带着一卷卷书卷,看样子,就是此次考试的试卷了。

也就是说,元夜在书院,第一门考试就是笔试了。

而在元夜想着考试的内容之时,他旁边的那群人看到进来的那位少年之时,变得有些哗然,似乎,这些人认识她,而且,很意外她在这边出现。

很快,元夜就从几个窃窃私语的人口中,得知这个少女的身份了。

她就是长公主李渔,那个被称为扶弟魔的存在。元夜记得她,是因为,这个人为了她的弟弟能够当上唐国的皇帝,特意搞死了自己的丈夫,赶回唐国。

还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狠人。

不过,此时,此人正面带和善的笑容,看着这群考生,似乎很欣慰的模样。

很快,一个四十多岁,身着深衣长袍,容颜俊朗,双眉如剑的中年男人带着几个人结果李渔手中的考卷,那人来到院子中心,开始宣讲此次的考试纪律。

因为他在院子中心,所有的学子,都可以看到他。

而元夜这时,才知道,这人就是当前皇帝唯一的亲弟弟,李沛言。也是跟唐皇争过皇位,失败了却没有死的人。

唐皇似乎非常相信他的这位亲弟弟,让他成为了大唐帝国权力第二大的男人。

看到他的瞬间,元夜想到,他做的一件有趣的事。

谋反。

与其他的谋反的人不同,此人谋反后,并未被处以极刑,还仍然是一个亲王,依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想到这,元夜到很佩服这位唐国的皇帝,这份宽广的胸怀,还真是少有人能及。

现在,这位亲王李沛言,还在激昂的演讲,给这些考试的学子,描绘远大的未来。

这位亲王说得很认真,但认真听他的人,却没多少,大部分人,还在等着试卷,想着考题。

因为,他说的没一点实际的东西。

此时,这位亲王,望向他的左手方,看着那些衣着异于唐人的考生,元夜也是其中一个,他张开双臂朗声一笑,说道“诸君虽非唐人,但我大唐书院向来有教无类,请勿担心录取公平之事,而且若诸君在书院学业有成,我大唐依然静候君之效力。”

随着他的几句话,这群非唐人考生,大部分都免得笑容的看着这位亲王。不论他这句话诚意如何,但至少,让这些前来唐国考试的人,大部分心安一些。

元夜有兴趣的看着这位亲王的表演。

书院考试和大唐科举内容相似,总计分为六科礼科、乐科、射科、御科、书科、数科。而元夜现在要考的就是数科。

说实话,元夜原本在福利院长大,但还是上过高中,如果不是心脏病的原因,他还有可能继续求学。而在身体好之后,他也没放弃过学习,特别是在永无止境世界,他更是疯狂学习,那些高中,大学的课程,他大部分都自学过。

像今天的第一门考试,数科,他根本不担心,作为一个从小学习数学的人,这些根本难不住他。或者说,他想不到,这个世界的数学之类的问题,能难住他。

很快,那位亲王已经完成他的演讲,开始分发墨卷了,考场内,瞬间恢复安静。

很快,墨卷就送到元夜身边,他掀开墨卷,让他有些诧异的是,墨卷上只有一道题目,约摸数十个字,这让元夜原本想用大显身手的心思,瞬间落空了。

元夜阅读着上面的试题,瞬间想起来这个很二的问题。

“那年春,夫子去国游历,遇桃山美酒,遂寻径登山赏桃品酒,一路摘花饮酒而行,始切一斤桃花,饮一壶酒,后夫子惜酒,故再切一斤桃花,只饮半壶酒,再切一斤桃花,饮半半壶酒,如是而行……至山顶,夫子囊中酒尽,惘然四顾,淡问诸生今日切了几斤桃花,饮了几壶酒?”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只要学过数学的人,都会知道这个问题。当然,这道题,对元夜来说很简单,但此时,考场内,还有一群考生还在抓耳挠腮。

还有一些考生,在你演算着,计算答案。

元夜毫不在意,直接提笔,直接落笔。

“夫子切尽满山桃花,饮了两壶酒。”

答卷完成后,元夜直接起身交卷。

而这时,元夜发现,还有一个年轻人也站起来,交卷了。

元夜看了眼对方,猜到对方是谁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呵呵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有一条时空表,我有一条时空表最新章节,我有一条时空表 VIP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