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意琪听到他的话,竟有些呆滞,没想到她用来骗宋魁的话会成真。洛子爵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她吗?此时项意琪不是假装,而是确定的自嘲:“呵,你现在知道也不迟。”她和洛子爵才和好不久,之前他那么不信任她,现在也没有理由爸性命搭在她的身上。项意琪想。

“也是,我就应该抓韩筱允,韩筱允进了洛宅就没有再出来过,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在里面庆祝你的离开呢!”

韩筱允?!项意琪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那么真,那么疼。项意琪尽量按住悲伤的涌泉,嘴还是挺硬的辩解,口头之争不能输:“他们早就偷偷在一起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韩筱允会离婚?就连我的孩子都不是洛子爵的。”

宋魁没有想到项意琪这么绝,他着实是相信了项意琪的话,脸色立马变的不好:“如果他半个小时不出现,那我唯有撕票了。”宋魁留下狠话就走出房。

项意琪听到关门的声音,才松懈的由着身体摊下,瘫在床上。

她想:洛子爵,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等到宋魁一出去,项意琪就只能在小黑屋里着急地走来走去。她不停地在打转在想办法,怎么办,怎么办,怎么样才能逃出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项意琪听到了外面杂乱的声音,以为是洛子爵来救自己,项意琪有些开心又有点害怕,她怕洛子爵来替她会受伤。可谁知,来的仍然是宋魁一堆人。宋魁愤怒地踢开门,眼里全部都是火焰一般。站着的项意琪脸上面无表情,却害怕的一直往后退,一手死抓住自己的衣裳,另一只手放在肚子边想护着自己的孩子:“你想做什么?”

宋魁阴森的假笑,步步逼近项意琪:“呵,我想做什么?时间已到,你和你的孩子在洛子爵的眼里什么都不算!他根本就不会遵守约定,那我也就不需要怜香惜玉了。”宋魁话刚落就扑向项意琪。

项意琪被逼到墙壁,她知道不能逃脱便跳上了床:“你不要过来。”她怕宋魁抓住她,她便用尽了自己的力气和时间躲开她。

宋魁也不急,毕竟这里人多,房子又小,也看不到她会跑哪去。宋魁停了下来,手插着裤袋像盯着了猎物一样盯着她说:“再跑,你的孩子就要没了。”

项意琪听宋魁这么一说,似乎已经感到有些吃力了,听他的话停了下来坐下,气喘吁吁。精明的宋魁就是看准孩子对她很重要的这一点来控制她。

宋魁就像风一样扑到项意琪在床上,用手和脚紧紧夹住她,几个手下看到这一幕,识趣地离开。宋魁将头俯在项意琪的耳边,恶作剧地向她吐了口气:“反正孩子不是洛子爵的,不如我就好人帮到底,帮他做掉这个杂种!”

项意琪看到宋魁的架势,暗叫不妙。他的肚子此时压着她的肚子,使她十分不舒适。她挣扎的语气有些不爽,但仍很傲娇的反驳:“不管是谁的孩子,只要是我生的就是洛子爵的孩子。”

宋魁继续夹着项意琪的四肢,但手很不安分的摸着项意琪的腰:“是吗?他要是知道我上了你呢?”

项意琪感觉到他的手,身体就是一抖,没做反应就是一阵干呕,嘴丝毫不留情:“你好恶心。”

本来没有想怎么样的宋魁,被她的表现给刺激到了,此时不得不治一下这个不畏惧他的女人。宋魁脸上挂着坏笑,手不停地继续往上摸。

忽然项意琪大叫一声,挣脱着他:“啊!”接着又一巴掌扇到宋魁的脸,指着自己的腿下面哭腔:“我……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

宋魁还没被项意琪打的一巴掌回神,就又被她大喊叫着惊呆,看着她下部裤子都是血,宋魁确实是吓得不知所错,赶忙逃离床上。即使他是见过血比现在更多更恶心,可这个可是一个小孩的命。

项意琪就像疯了一般,一手捂住自己的肚子,一只手沾满了血想要抓住宋魁,眼睛通红,尖叫:“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的孩子。”

宋魁内心还是有些仁慈的,他虽然没有做什么直接导致她的孩子死去,但他也是间接的,不忍心在看这个画面,宋魁甩甩袖子离开,就让外面的手下进来。留下还在捂住自己的肚子跪在床上的项意琪悲伤流泪,不停地念:“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宝宝。”

几个大男人也没有给项意琪换的衣服,毕竟她还是人质而且是可以撕票的人质,宋魁也大可以直接杀了她。

可是他就是心软,几个手下只是简单的给项意琪打了盆水和一块刚从衣服里撕下来的破布。

项意琪躺在床上就像精神病医院里的患者,背对着门口语气失落,把自己缩在一团,嘴里一边又一边的重复: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妈妈没能照顾好你,我的孩子。

项意琪一下子在床上念叨,一下子站在桌子边,一下子坐在地上,甚至把给她的盆子当成了宝宝,中途宋魁有进来看了一下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不再关着门,以防她寻短见能及时发现。

若是她真的死了,洛子爵那边确实也不好交代,那就等她正常些,可以送回去给洛子爵,这事就先这样,既然不能抓到洛子爵,那他的家人也就先安全。

又过了许久,项意琪还没有正常,只是傻傻的抱着盆子走出房门,沿着厕所继续念着:宝宝是不是要去上厕所呀,妈妈带你去,但是你要乖哦。

几个人看到她都感到很惊奇,想抓她回房间,宋魁处于一种愧疚状态,深深看了眼她,向手下打了暂停的手势。他也有孩子,他明白孩子的重要性。

项意琪晃着盆子,也不见水倒,脚一瘸一拐,直接无视外面的人走到厕所边,继续傻里傻气站在里面转了几圈,像玩闹似的不小心关上了门,叫唤声一下没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项意琪的脸马上变冷酷,研究这个厕所,看了眼厕所的窗,果不其然,没有栏杆。

项意琪用那已经湿的破布擦干自己的血。

血是她的没错,但不是从下面流出来的,只是准备好割手的血,一下子倒进准备好的裤子上,只是宋魁没有注意罢了。

虽然她也不希望洛子爵来救她,但他居然真的连出都不出来,也不试图找她,她真的很难过。可是就算他不来,她也要自救。

项意琪爬上洗手台,伸头看了看窗到地的距离,不高也不低,墙壁大概就她一般高,项意琪谨慎地继续观察周围的环境,希望他们没有那么早发现她的猫腻,也希望接下来一切顺利。

项意琪把水倒掉,用盆护着肚子卡在墙壁边,两脚先放下,双手抓住窗户边支撑住,慢慢放下身体,直到身体平摊,脚踮起触碰到地。

项意琪落地之后,泄气的叹气一口。拿起盆子放在窗户边,弯下身子尽最大的力气快速跑进草丛中。宋魁带她上山时,全程她都是在昏睡,现在她只有按着自己的第六感往山下走。

项意琪进了厕所那么久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几个小混混已经徘徊在厕所的边缘,不知该不该撞门,混混们意思意思下的敲了下门,没有听到回应。

“你说她是不是在里面晕倒了?”一个声音猜测。

“不知道,有可能是不小心关门不知道怎么开门了。”另一个混混反驳。

“可是不知道怎么开不是有叫喊声吗?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怎么办?撞门吗?!”一个矮矮的混混着急的说。

几个人的声音争吵的声音纷纷变大,七嘴八舌声音渐渐引起了宋魁的注意。宋魁走到他们的身边,语气听不出是喜是怒:“发生什么了?”

混混们纷纷低下头,听到宋魁的声音都很是害怕,突然一个比较大胆身体魁梧的混混,支支吾吾的说:“她似乎晕倒了,里面没有任何声响。”

宋魁听到他的话,大步流星的到厕所门边,把耳朵贴紧厕所门,没有任何声音。

宋魁顺势的敲了下门“嗑嗑……”突然脑子划过一片白光。宋魁大力踢开门:“嘭!”,看到厕所空也寥寥,丝毫没有项意琪的一点身影,一下子他怒气散发全身大吼:“给我找!翻了整座山也给我找到她!”

她就是吃定了自己会因为孩子而手软,她就是知道孩子对他多么重要,宋魁心想。

想到这里,气愤又些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的宋魁握紧拳头,狠狠地敲打厕所门,就像毫无知觉一样,不知痛觉的一次又一次敲打。

……

太阳吵着要回家,离开了天空,橙色云朵划过黑幕,强硬让月亮拉开夜晚的序幕。

项意琪用着自己一直还好的方向感,在白天这种感觉其实还是很好的,但这种能力大概只能持续在曾经走过和懂得如何返回原路罢了。

她也跑了一段时间,呆在外面就像桑拿房一样蒸发出她身体的汗液,白天还能看到一些车痕和一些小径。

山上的夜晚没有路灯,不管看向何处都是黑乎乎的一片,若是离被绑架的小木屋近一点,或者树矮一点,那她就可以分辨方向。

虽然这山人少,但是车辆通行的车辆还是有的。项意琪就是怕被宋魁发现自己逃跑之后,被他沿着山路走,所以不能沿着修葺好的公路行走,只能像个蝙蝠侠躲藏在小树林里。

忽然,上面有散光的灯照到了项意琪的丛林里。山路十八弯,山上夜晚那么黑,一点点光线就足以让人看到。

那是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应该就是宋魁的车没错,胆战心惊的项意琪猛的就蹲下,捂住自己的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要是这一次再被他抓住,她母子俩肯定活不下来。山上就这么一条路,宋魁相信以项意琪那么聪明的脑袋一定是能走这条路的,但以她的聪明才智也绝不会让他那么轻易的找到。

宋魁的车开的很快,坐在副驾驶的他,带着红外线眼镜不放过每一个位置的丛林,就以他高科技的眼镜,他就不信抓不倒她!

宋魁的车渐渐逼近,项意琪瞪大双眼,大气都不敢喘,心跳越跳越快。项意琪心理默念:找不到,肯定找不到。

“嗖,嗖……”项意琪后面传来了声音,后面的树林渐渐地的摇摆,不是风!宋魁眼尖也注意到这一点,停下车子往项意琪的树林走去。

项意琪脚抖抖的踩着石头,害怕的往后退。

几乎是同时,远方传来车的声音:“bibubibu……”项意琪踩到一颗不稳的石头往下掉,她下意识的把自己卷成一团,护住宝宝。在那一瞬间她想:洛子爵是真心让她死!不来救她就算了,竟然报了,也许她早该对他死心,不应因他的泪水而心软。

“宋魁,放下你们的武器!投降吧!这整一座山都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你若不投降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头领是赵云南。

为什么赵云南会来到山上呢,这并出奇。

宋魁从大马路公然就把左衍从车上扔下来,这是一件大事,他可能会因此引起一系列的车祸,而且那个黄文峰看到左衍也不可能不报。

本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宋魁毁了摄像头是不会让察找到他的,可是黄文峰看到了车牌号。

之所以赵云南没有及时赶来,是他需要一定的时间排查宋魁的车,毕竟一路上宋魁想要躲过监控,还是在死角换上车牌号,甚至是车,想要找到他,他必须要等,毕竟追几年没追到的老油条,也是有点本事的。

宋魁看了看眼睛几辆车,与司机眼神交会,宋魁拿出枪往赵云南的方向打作为掩护,“嗖”一声躲进车里,司机打着转盘往后退。司机也是练过的,倒着车也能顺溜的往山上走。

不过对付宋魁,赵云南怎能不留一手,还没等宋魁的车往走一会,山上直升飞机就已经在山顶下降落,几个特种兵“踏踏……”往山下走。

赵云南大喊:“宋魁,你还是乖乖投降吧,不要牺牲了你的弟兄们!”

宋魁仍然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赵云南,有种单挑,别多数欺负小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呵呵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婚成瘾:总裁大人有点狂,一婚成瘾:总裁大人有点狂最新章节,一婚成瘾:总裁大人有点狂 飞特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